顶点365bet足球赛事_365bet备用服务器一_365bet 足球比分直播 > 修真365bet足球赛事_365bet备用服务器一_365bet 足球比分直播 > 御剑人间 > 第十一章 荒山野岭
????这个村子十几代人靠山吃山,种地养人是本分,也难出一两个认字写字的人。

????陆良生会识字写字的消息被传开,陆老石那股气消后就有些后悔,毕竟儿子是自己的,也没问清楚,万一上了公堂,半天说不出一个理了,不仅丢人,还要挨板子的。

????急急忙忙回家时,陆良生房间里,蛤蟆道人负着双蹼坐在床沿,看着那边写写画画的少年。

????“为师也知你心里彷徨,但你要想明白,村里的人大多都是你家亲戚,外面常说一句话:帮理不帮亲,更何况,这边既是亲又占理,你不站出来帮着大伙,就说不过去了,为善者,当秉持正义而立于天地,不惜此身。”

????那边,陆良生搁下毛笔,抬起头,看向师父,薄薄的风茧推挤,露出苦笑:“师父说的,弟子又怎么不想,可我从未上过公堂啊,见过最大的官儿,也就是乡正,还是远远的看到过一回。”

????“去了,你见过最大的官就是县令了。”

????紫星道人坐在床沿,悬空踢着蛤蟆腿,前肢薄薄的蛙蹼扭动,努力伸出指头,指着自己:“想想为师修道数十载,当初若非踏出一步,岂会有今天这般修为高深?你无非是胆怯,可做人啊,哪有一辈子躲在后面的。”

????“修为高深…..”陆良生上下打量他。

????蛤蟆收回手,撇到身后:“为师指的是以前。”

????话语顿了顿,被徒弟呛的差点忘了后面的话,重新组织言语,站起来,在床沿上走动,继续说道:“反正这一趟,你必须要去,修道修道,就是修的人道,修的是心正,若此事不去做,有违良心,往后修行再难向前。”

????彼其娘之……老夫连这些话都搬出来,你还不去?

????紫星道人说完,直直的看着那边按着桌面,双唇紧抿的少年,过得良久,陆良生紧抿的嘴唇这才松开。

????朝师父点了点头:“师父说的,良生记下了!”

????紫星道人也长长出了一口气,跳上破旧的桌子,张开蛙蹼在少年手臂拍了拍:“如此想通便好,此去对簿公堂,为师隐隐算出,你还有段奇缘,放心去就是。”

????看着面前被说动的少年人,一双透着红点的蟾眸绽放凶戾:老夫又加了一段吸引你的话,不信你不想去。

????那边,陆良生也落下肯定的话语。

????“是!师父。”

????这时屋外,陆老石也赶了回来,听到声音,紫星道人连忙四肢趴伏,房门就被推开。

????“爹,什么事?”少年有些诧异的看着走进来的父亲。

????走进房间的陆老石看着儿子,颇有些内疚的搓下满是老茧的掌心,温吞的性子又上来了:“良生呐…..去衙门那事…..”

????话还没说完,那边儿子的话已经抢先说道:“没事的爹,我会去的。”

????“你…..真去啊?”

????对于儿子的回答,陆老石也有些错愕,转念一想,良生这些年越发变得懂事,该是明白村里如果遭受不公,怕是许多人要挨饿的。

????就这么说定之后,村老召集了八个汉子,给陆良生讲了事情的始末原委,又商议去公堂的一些说辞才在深夜散去。

????第二天一早,各家各户凑了点路上的干粮和一些盘缠,陆良生也骑上家中那头老驴,带上干粮和零零碎碎的铜子,与同村的八条大汉,一起踏上之前走过富水县城的那条路。

????老驴啊哇啊哇的啼鸣声里,蹄子慢腾腾的迈开,少年斜挎后背的包裹中,紫星道人卷缩一坨,一摇一晃里,与铜钱磕磕碰碰。

????闭着眼,口中却是轻哼哼。

????“按这个速度,到了那县城怕也是第二天了……”

????队伍走的很慢,一来通外山外的道路崎岖并不好走,二来,这次出门不像人多的时候,那般随意,小心谨行,提防劫匪。

????到的天色暗下来,距离富水仍有十五里左右,虽然后面的路程相对好走,可行了一天,人始终会感到疲惫、瞌睡。

????那八人便与陆良生商议在外面将就对付一晚,山里人没有那么娇贵,只要不下雨,就算睡荒草堆也能阖的上眼,不过情况并没那么糟,这条道村里人也走过很多次,前面丘陵半腰,有几间茅草屋。

????以前是有人住的,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搬走了,或死了,就一直空了下来,田地也没人打理,有时候不想赶夜路,或遇到大雨,也会到那边借住一晚再走。

????陆良生抬起头,目力所及的丘陵,都被黑色的树林笼罩,夜空云朵游走,露出半轮清月。

????嗷呜——

????狼声响起远方,树林里,沙沙的脚步踩过落叶,籍着透过树隙照到地面的月光,八人走在前面,朝他们口中说的破旧茅屋过去。

????陆良生牵着老驴走在后面,不断的观察四周,远方的山势在黑暗中的轮廓如同蹲伏洪荒巨兽,树隙间洒下的月光,伴随偶尔传出的狼嚎,令人毛孔悚然。

????“前面就到了。”

????前方传来声音,让陆良生稍稍感到心安,手中牵引的老驴却是有些躁动,喷着粗气不愿跟上,但还是被少年拖拽追上去。

????走上一截缓坡,清冷的夜色里,坡上是倒塌了半堵土墙的小茅屋,很久没人打理了,墙倒后,房顶也陷了下来。

????推开歪斜的门扇,吱嘎的低吟声里,灰尘簌簌的落在肩头。

????陆良生被呛的咳嗽几下,屋里霉味很重,不过地上那堆烧过的木料,证明偶尔确实会有借住的人来过这里。

????不久,火堆再次点燃,有人拿出陶罐架在上面,将大伙手中的干粮掰成数块煮上,加上水,煮开的干粮便是能节省不少。

????跟良生一路的八个大汉都是自告奋勇一起出来的,村里没有多少农活,自然想出来见见世面,若是幸运谋到一份好差事,那就不用回去了,最少也要等到过年的时候才会回来。

????凑合对付了一顿,八人便围着篝火沉沉睡了过去。

????陆良生此时还没多少瞌睡,捧着另外一本《青怀补梦》的书翻看,篝火噼啪两声弹起火星,夜虫在角落一阵一阵的嘶鸣,安静之中,放在墙边的包裹鼓胀几下松散开来,匍匐的身影悄无声息的爬出。

????紫星道人扫过看书的背影,飞快的朝墙角一块缺口钻了出去,站在月光下,看着这片荒山野岭,像是感受到了什么。

????迈开四条腿飞奔起来,蛙蹼啪嗒啪嗒踩过厚厚一层落叶,张开的嘴里,长舌都随跑动拖拉到外面向后飘荡。

????沿着一条小溪往山上去,跃过一根横卧的朽木,站到一块大青石前,那对蟾眼兴奋的盯小溪流出的山壁,几块布满青苔岩石之间,缝隙深幽,里面似乎还有更大的空间。

????“出来…..”

????蛤蟆人立而起,挺着圆鼓鼓的肚子,微微抬起了脸:“老夫有事吩咐你这小妖!”

????声音在山林间回荡,静谧的林叶忽然胡乱摇摆,哗啦啦的响成一片,

????堆积交叠的岩石夹缝,深幽的夹缝深处,有着沙沙沙的声响,下一刻,一对猩红的颜色亮了起来。

????“哼…..一个通灵期的小妖。”

????紫星道人负着前肢,指去来时的方向。

????“老夫让你去杀人,吃了也无妨,算是送于你这后辈的一份小礼。”

????岩石缝隙,两支长长的黑影探了出来,还以为是树枝竹竿一类,待划到月光照射的范围,乃是一对淡红色的虫须,在空气里晃来晃去。

????片刻,嘶哑尖锐的声音伴随虫的啼鸣从缝隙里传出:“你也是妖,为什么不去?”

????紫星道人蹙眉,这家伙竟然还会反问。

????然而不等他开口,那边尖锐的声音化作低沉的笑声:“一个小蛤蟆,也敢在我的山头指手画脚…..嘿嘿…..你的小礼,我会收下…..不过,你看起来也很好吃。”

????紫星道人心脏顿时一抽。

????“……这通灵期的妖物怎么这般聪明?”思绪闪过脑袋的一瞬,扭过蛤蟆身,转身就跳下大青石,撒开那双蛙蹼狂奔起来。

????身后,轰的巨响,山石崩裂飞溅,掉进溪水溅起水花的瞬间,那深幽之处,猩红的眸子飞速的游移而出,清冷的月色拂过一道道环节,碎裂的石块上,密密麻麻的虫足蔓延过去,钳子般的口器‘咔咔’碰响,发出一声长嘶。

????奔跑的蛤蟆回头看了一眼,小短腿疯狂的迈开。

????“老夫怎么就那么倒霉.....”

????后方,一条巨大的蜈蚣,蜿蜒游动而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