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365bet足球赛事_365bet备用服务器一_365bet 足球比分直播 > 玄幻365bet足球赛事_365bet备用服务器一_365bet 足球比分直播 > 道庭之主 > 第十五章 宁江镇
????那年岁颇大的工匠听的一愣一愣的,不敢相信的指了指那边树下的顾慈,道:“仙人果真是仙人,几百岁的年龄,看起来竟跟我家那不争气的犬子一般年岁。”

????李星芒眼珠子一转,侧过去挡住工匠的手指的方向,小声道:“钱老大哥,道长入定的时候,能感知到百米内的飞虫振翅之声,你这偷指道长的动作,可都在道长的眼睛里呢,还是小心一些吧。道长虽然不会在意,但心里也会不舒服。”

????李星芒明摆着在逗老工匠,陈老三没憋住,噗的一声笑了出来。

????笑声刚起,抬头看到李星芒给他递眼神,陈老三立马轻咳道:“是啊,星芒说的话不无道理,没准道长现在琢磨怎么惩治钱大哥呢。”

????两人的一唱一和整的钱大哥心里有些发慌,心虚的问道:“道长不会介意此等小事吧?”

????陈老三啧了一声道:“不敢确定啊,反正道长脾气不太好,当时那女鬼仅仅是瞅了一眼道长,道长就把那女鬼撕碎了。”

????李星芒也点点头,补充道:“钱大哥还是想想怎么办吧,等道长入定醒来,即使钱大哥连夜跑回唤青镇,道长也能用百里飞石术,一石头将钱大哥打的七窍流血而亡。”

????百里飞石术!钱大哥的额头上不由得冒出了冷汗,没想到这仙人的心思如此狭隘,这可如何是好?

????擦擦汗,钱大哥略做思考,大约明白了这两人的想法,无非就是想捞点好处,虽然可恶,但也在清理之中,怨只能怨那几个怂恿他来的兄弟。

????想到这里,钱大哥谄笑道:“我就是一雕石的石匠,也不知道这里边门门道道,两位兄弟有没有好的办法告诉老哥,一些闲散的银两,老哥还是拿的出手的。”

????李星芒笑道:“诶,老哥这说的是哪里话,把我们两兄弟想歪了不是,道长是修仙之人,不贪恋红尘的财物,我们两兄弟替道长办事,当然也不能污了道长的名声。”

????钱大哥有些疑惑:“那两位小兄弟是什么意思?”

????李星芒道:“等道观修缮完,麻烦老哥打块气派点的牌匾,一路吹拉弹唱撒花送来,虽然道长不会在意这些俗世,到怎么说这也是道长的修仙之所,我们这些办事的还是要表一下心意。”

????“原来是这回事。”钱大哥心里的石头落地,轻吐一口气道:“好说,别说是牌匾了,就连这庙中的神像,老哥我也一并包了,定让道长满意。”

????李星芒:“老哥放心,钱我一并照付。”

????钱大哥摆摆手,低声道:“什么钱不钱的,此事我钱满地包了,就是到时麻烦二位多在仙长面前提一下我的名字,以后要是有麻烦仙长的事,我也好开口。”

????陈老三在一旁接道:“老哥你放心就好,我们两兄弟讲信用,事后定在道长面前替老哥美言。”

????钱大哥笑着与他俩攀谈了一番后,便告辞回去监工,他准备把这事情跟他的几个兄弟说说,就说这是自己为他们争取来的机会,让他们出钱出力。

????李星芒看着钱满地晃悠着走远了,回过头好奇的问道:“道长也给三哥写了张纸条?”

????陈老三点点头,从怀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符纸道:“今天清早我睡醒的时候,发现这张纸条就在我的枕头边上,里边的内容是让我配合你演一出戏。”

????李星芒道:“没错了,道长给我的那张纸条上,也是写着让我来演这出戏。我有些不解,为什么道长不直接告诉我们。”

????陈老三挠挠头:“道长是修仙之人,岂能用常理来揣测?”

????李星芒若有所思的点点头。

????道观外,一颗杨树下,顾慈狠狠的打了个喷嚏,坐了一宿确实有些冻屁股,这让他想起自己刚穿越的那会儿,那阵自己得了痔疮,那痔疮足有小半个拳头的大小,走起路来看着潇洒,实则拉拉淌血。

????挪了挪地方,顾慈的表情依旧没有起伏,即使他已经运转了一遍大周天,功法进入了冷却期,但他还是准备在这座一天,没什么特别的原因,就是想单纯的在众人的心里留下冷酷的形象,就像他用符纸给他们布任务,也没有什么特别原因,除了方便记忆和执行外,最主要的原因是顾慈觉得很酷。

????他特别喜欢做这种自娱自乐的事情,在地球的时候,有一次他和队伍走散,队友们担心坏了,在雨林中连着找了一个礼拜,最后才在一个土着部落中找到他。

????找到他时,顾慈正在教一群土着们背三字经,用的还是汉语。

????队友们又好气又好笑,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,反正大家都习惯了,顾慈这个人就是,把他扔在狗窝里,他都能跟狗谈论一宿的人生理想。

????…………

????青阳山下,有一条从远方绵延而来的大河,山下的人们不知道这条河的叫什么名字,只知道这条河流过青阳山这一段的河流叫做唤青河。上了年纪的老人都听说过一句话;百里青阳山,千里唤青河。

????如果说,青阳山是山下人民的根。那么唤青河,就是山下人民的魂……人不能离了根,也更不能丢了魂,所以居住在青阳山下的人,每年都会去一次宁江镇,站在揽江亭中极目远眺着宽广无边的唤青河。

????宁江镇就在青阳山下,紧紧的贴靠着唤青河,是唤青河流域的第一大镇,隶属于魏国。

????镇上渔业和林业发达,富户众多,虽然叫做镇,但俨然比一些城市还要繁华,同时宁江镇还是魏赵通商的关卡,所以繁华中还透露出文化交融的景象。

????此刻,春风微动,宁江镇上人来人往。

????张大雷蹲在一条狭窄阴暗的巷子里,一遍摸着自己的光头,一边美美的来上一口旱烟,这东西盛产于北方,具体是北方的哪,他不知道,因为北方太大了,但说魏国以北有燕国,燕国以北有辽国,辽国以北还有国家,想想就让人头大。

????吸进去,吐出来,旱烟的烟雾从他的鼻翼下喷出,张大雷愉悦的眯起了眼睛。

????“大哥,人带来了。”

????二娃领着一个贼眉鼠眼的瘦小汉子走进了巷子。

????张大雷站起身,咧嘴漏出一口糟烂的牙,笑道:“把大名鼎鼎的尤二爷这巷子里,实在是让兄弟我觉得愧疚。”

????这位尤二爷名叫尤金硕,是宁江镇上的一位情报贩子,活跃于在镇上的小帮派中。

????张大雷多番打探之下,才从一个小帮主那里打听到此人的消息。

????这尤金硕手里握着信息全都是一些上不了台面的花边新闻,而且价钱偏高。

????尤金硕拱手道:“无妨无妨,干我们这行的,只有在这阴暗僻静的地方交易,心里才踏实,要是真去了那酒楼,我还得怀疑是不是下套圈我呢。”

????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,干尤金硕这行必须得学会这个能力。

????张大雷笑道:“那行,我就不绕弯子了,我想要的消息,二娃应该跟你说过,尤二爷准备怎么卖?”

????尤金硕苦恼的笑了笑:“张兄要的消息可是古怪的很,我当时也是废了好大劲才弄到,这价钱嘛,肯定不能低。”

????张大雷道:“二爷但说无妨,给个数吧。”

????尤金硕想了想,伸出五根手指道:“五十两银子!”

????张大雷痛快道:“好,那就五十两。”

????尤金硕一愣,随即面色一意,笑道:“好,张兄爽快,一手交钱一手交货,那消息就在我家中存放。”

????这个数本来是他虚报的,方便杀价,没想到张大雷居然这么痛快的同意了,自己应该是遇上了不差钱的大主顾了。

????张大雷左右看了一眼,面露羞涩的说道:“尤二爷,你看看钱能不能先欠着,等东家那边给钱了,我在给你添上。”

????“什么!没有钱?”尤二爷双眼一瞪,没想到张大雷居然给他来了一处,怒道:“没有钱你来买什么消息?爷爷这可不救济穷人。”

????张大雷抽了一口烟道:“你再考虑考虑吧……”

????话音落下,巷子两头走进来两拨人,都是山上的劫匪,牢牢的将尤金硕堵在了巷子中。

????“一条腿,一条消息。”

????张大雷吐出烟雾,道:“你看这买卖,划算不?”